银龄书院里有一群快乐老人

  排朗读剧、上写作课、跟着唐诗宋词神州游……疫情期间有这样一群老年人,在花式阅读中安心度日。陪伴他们阅读的是银龄书院的创始人薛晓萍,尽管做了十几年的公益阅读推广,但在线上和老人们共读,对她来说还是头一遭。从春节到现在,180多场线上阅读活动,让老人们找回了青春,也让她自己越活越有劲儿。

养老机构解封后,薛晓萍和大家重读《红星照耀中国》。

  ■92岁奶奶读书会里当学生

  “今天开始,我们将进行银龄书院暑期创意写作班的学习,第一讲是《诗词扩展编故事》,字数限50字以内。”八月的第一个周末,薛晓萍通过视频开讲,这是银龄书院成立十几年来第一次在暑假上课,而听课的学生中,年纪最小的58岁,年龄最大的已经92岁了。视频发布不到半天时间,就有积极的学生在微信群里交作业了。这些年逾花甲的学生非常认真和勤奋,学习的劲头完全不输年轻人。

  薛晓萍告诉记者,这个暑期班是老人们主动要求加的课。读书会里年纪最大的高英殿奶奶,已经92岁了。十几年前,薛晓萍在养老机构认识了高英殿老人。“高老一辈子从事教育工作,60岁那年查出癌症,住进养老机构后,她一边治疗一边为老人们做志愿服务,组织老年绘画班、办画展,有的作品还赠送给了外宾。疫情期间,我怕她烦闷,就把她请进了读书会的群。”活到老,学到老,在高英殿老人的感召下,群里的学习气氛更浓了。

  放暑假了,银龄书院的很多老人不仅要读书学习,还要帮子女带娃。薛晓萍为此特意开设了“为儿分忧,带孙读书”的新课,教大家如何把积累的“阅读力”转化为陪伴孩子的“陪读力”。她买来教育部推荐书目里的所有图书,带领老人们一起增加知识储备,还教大家如何用有趣的方式陪读:“比如读冰心的《小橘灯》,可以和孩子一起动手做一盏小橘灯;读茅盾的《春蚕》,可以一边养蚕,一边阅读。”她还曾经带着老人和孩子们去花生地里读《落花生》,亲手体验收获的乐趣。

  薛晓萍自己也是位奶奶,她深知现在的年轻父母对孩子阅读的重视,“祖孙俩一起阅读,更会赢得子女们的尊重,家庭关系也会更和谐。”

  薛晓萍做客北京阅读季“云上阅读”公开课。

  ■银龄书院上了《新闻联播》

  薛晓萍记得很清楚,上一次和老人们一起办线下阅读活动还是今年一月初。当时没人能料到,突如其来的疫情一下子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。“养老院封闭了,很多年轻人春节不能回家陪伴老人了,就连广场舞也没法跳了。”做了十几年义工的她深知,老人们最怕孤独,特殊时期更是如此。

  为了缓解老人的焦虑,陪伴大家安心度过疫情防控期,薛晓萍和团队很快推出了“心静身安·金钥匙系列讲座”,把每周的公益课表排得满满当当。疫情期间成立的线上“小橘灯读书会”深受大家欢迎,至今已经举办了24次线上活动,读了近百本书。薛晓萍还别出心裁地把《项链》《女巫的面包》《渔夫和金鱼》等经典改编成“朗读剧”,请老人们分角色朗读。“大家自己录音,每读一段停顿两分钟,再配上音乐,就用这种‘土办法’录制成一整部剧。”薛晓萍记得,录《皇帝的新装》时,老人们全都被故事逗乐了,把疫情的焦虑彻底抛到了脑后。

  这些“朗读剧”后来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播出,反响特别好,16位老人还做客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音频客户端“云听”,与全国听众分享了自己的读书心得。4月23日世界读书日,银龄书院“重读书香青春”的消息还在《新闻联播》中播出了。虽然只有短短十几秒,却给老人们带来极大的鼓舞。

  “我要特别感谢孟群丰、冯秀平、高平、杨汶、张丽颖、郭铁兰这六位老人,作为志愿者,他们每周都要开策划会、写活动方案、组织接龙、主持活动,会后还要撰写活动总结和读后感。没有他们的付出,我们的读书活动不会这么丰富多彩。”薛晓萍说,读书会不仅仅是阅读,也给老人们提供了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,只有这样,大家才能快乐地坚持下去。

  ■重拾阅读力温暖老年人

  “疫情之下,看得见的是一些企业受到重创,看不见的是老年人的内伤。”说到这里,薛晓萍的语气沉重起来。“最让人伤心的,大年三十晚上,住在养老机构的一位老人打来电话,她的独生子没了,可我当时也不能去看望她,怎么办?我们常跟老人说,阅读是最长久的陪伴,那段最艰难的日子,老人把杨绛的《我们仨》读了三遍,还参加了养老机构的读书活动。”

  “不同的老人有不同的内伤,想要解忧唯有读书。”薛晓萍说,把阅读作为一种养老模式,正是她创办银龄书院的初衷。“来我们这儿的有失独老人、丧偶老人,也有重度抑郁症患者,还有盲人、孤老,阅读就是他们的避难所,带给他们阳光和笑容,有的老人还在很多报刊发表了自己的读书笔记,精神面貌大不一样了。”

  2006年,因为母亲和大姨、姨夫三位至亲接连去世,薛晓萍也曾遭遇生命中的至暗时刻。当时,她毅然决然地关掉了正在经营着的两家事务所,开始出入各大养老院做义工,给老人们读书、送书,并创办了银龄书院,十几年来,薛晓萍坚持分文不收,完全靠自己的投入和志愿团队的帮助,带领银龄书院在全国各地举办了近千场阅读活动,为十几万老人提供了阅读的慰藉。她本人也获得北京市“金牌阅读推广人”称号。“自从创办了银龄书院,我就像枯木逢春,越做越温暖,感觉比挣多大的钱都要富有,可以说是无怨无悔。”薛晓萍总是说,老年人给她的爱和赞美太多了,而她所能回报的就是,“帮助老年人重拾阅读力,能温暖一个是一个。”

  线上课程为银龄书院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。“线上直播一开机就有9000多人在线,累计观看人数达到250多万人次。”

  现在,最让薛晓萍兴奋的就是,银龄书院疫情后的首次线下活动将在明天举办,彼此惦念了大半年的老人们终于可以相聚了。  

  本报记者 李俐

【编辑:房家梁】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