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绝对大的利益面前,亲情、爱情都变得不堪一击。

  旷日持久的权利纷争、利益争夺,李国庆夫妇终于从怨生恨成仇。

  伴随着夫妻的纷争,当当已逐渐淡出主流电商江湖,尽管,它还是一家赚钱的公司。

  俞渝不善战,她希望当当固守小而美。但是,不到李俞二人婚姻关系尘埃落定,当当不会安宁。

  父子

  在婚姻关系中,李国庆应该想象到了所有可能发生的事,但忽略了儿子这个变数。

  这个小名叫“青青”的男孩,今年23岁,是李国庆和俞渝二人唯一的儿子、当当的“太子”,还从未在公众场合露过面。

  无论在商场上如何厮杀、与同行如何血斗,在儿子面前,李国庆始终扮演的是那个好父亲的形象。夫妻二人离婚本无意伤害儿子,但从家庭矛盾上升到公众事件,孩子早已被卷入其中。

  关于“青青”,公众最熟悉的一张照片是,在他的高中毕业典礼上,一家三口相拥微笑的场面,看起来其乐融融。

  李国庆是学霸,1983年以北京市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北大社会学系;俞渝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,后获得纽约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金融及国际商务MBA学位。

  一对高智商父母养育的孩子,自然不会太差,更何况,李国庆还有自己独到的育儿理念:不希望他成为应试教育的学霸,学习成绩保持中游即可。

  他们对儿子一直坚持穷养,不让孩子知道自己“富二代”的身份。为此,夫妻二人营造了一整套普通家庭的假象。住的别墅是租的、上学放学坐公交车……甚至还时不时带着孩子去成功企业家的郊区大别墅参观,以此激励上进。

  很小,青青就被送往国外读书,养成了自己独立的性格,且不负众望考入了美国著名高中。

  在儿子心目中,李国庆又是怎样的形象?

  在一档节目的连线中,青青就曾公开表达了对父亲火爆脾气的不满。

  可以肯定的是,李俞夫妇关系不睦已久,双方一直隐忍、勉力维持,有儿子温情的感化。

  2014年,李俞二人为争权闹得不可开交,是儿子从中调停,李国庆最终选择了让位。

  这次,夫妻双方剑拔弩张,李国庆也希望儿子从中协调,儿子也深知其中利害,明确表示不选边站队。

  8月9日,突然一纸诉状,儿子将父母告上法庭,要求确认代持当当股份协议有效,打破了李国庆对他和儿子之间关系的认识。

  不过,在给儿子的公开信中,李国庆仍体现出了一个父亲的挚爱和大度,没有批评儿子忤逆不孝,甚至,支持他捍卫自己的权利。临了,还不忘善意提醒儿子,不要被人当枪使。

  一旦青青拿回自己的那部分股权,在当当的投票权上,尽管有小股东的支持,李国庆也必定难占优势。

  夫妻

  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

  刚刚与儿子说完“法庭见”,14日,俞渝的一封公开信,夫妻关系被进一步撕裂,甚至将李国庆描述成一个危险分子,向法庭申请人身保护。这,已不是俞渝第一次申请保护。

  夫妻至此,已然恩断义绝。

  时间回溯到2019年10月,李国庆接受一档视频节目的采访,在谈到被老婆“逼宫”,从当当黯然离开时,他摔杯泄愤。将本局限在公司、家庭的内部矛盾,变成了公众事件。

  战争升级,双方已失去理性,各种是是非非的猛料频出,甚至互揭老底、伤及家人。

  俞渝细数李国庆的各种难不堪,撕破丈夫的脸;李国庆的三个姐姐不忍见家人、长辈受辱,发表长文警告俞渝,要抓破她的脸。

  离婚诉诸法律,核心在于财产的分配,也就是当当的股权。一桩离婚案的判决,法庭最终考量的是,夫妻感情是否破裂。

  离婚案始终悬而未决,李国庆认为,俞渝不承认感情破裂,是在拖延时间,想要争取最大的利益。

  权谋

  李国庆是电商圈的“大嘴”,大战“大摩女”、与刘强东隔空对战……为俞敏洪、刘强东的争议言行发声。作为微博时期的网红企业家,他利用社交平台给当当增加了曝光度、打出了名气,也给自己惹了不少麻烦。

  有人说李国庆是性情中人,敢说敢做敢当;有人说他暴躁、乖张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他解释说,自己实际很随和,是被外界误读了。

  1987年,李国庆从北大毕业,两年后下海经商,第一次创业涉足图书出版。

  1996年,他在美国认识了俞渝,两人闪婚。

  1999年,夫妻共同创立了当当,赶上了互联网浪潮。那时,马云的阿里巴巴刚刚起步,刘强东还在中关村租柜台卖光碟。

  夫妻创业,两人在董事长、联合总裁、总裁、CFO等身份上来回转换。遭遇电商战争,历来善战的李国庆冲锋陷阵,5年打淘宝、5年打亚马逊、5年打京东,俞渝都是李国庆背后的那个女人。

  之后,国内电商格局初定,战争中掩盖的夫妻矛盾集中爆发。

  到底谁来掌舵当当?

  在李国庆的讲述中,2014年10月,夫妻经过沟通决定:俞渝主持大当当,李国庆去开拓自出版、实体书店等新业务,做小当当。

  这段经历,李国庆将其描述为“禅让”。他说,自己是念及当年把俞渝从美国弄回国,应该给她更大的舞台。

  但是,新分工的平衡只维持了3年。

  李国庆在一次采访中,多次说自己是“傻白甜”,而俞渝对他多有算计。

  2018年1月,在李国庆手中已见起色的小当当,被公司管理层以小数服从多数强制回收,李国庆彻底被架空。

  枕边人通过权谋,让自己从公司出局,李国庆耿耿于怀、如鲠在喉。

  2019年2月,李国庆宣布从当当辞职,全身心投入自己的新项目早晚读书。

  夫妻缘尽至此,离婚应是最终的结局。目前,李国庆的诉求是,要求平分夫妻双方拥有的当当股权。启信宝显示,北京当当科文公司俞渝持股64.19%,李国庆持股27.51%。

  夫妻不睦、管理层更迭、战略失策,当当已急速下坠,从曾经的头部综合电商,又回到了“书商”原点。

  尽管,当当每年有几个亿的利润,但在互联网江湖中,它已经失去了与淘宝、京东等竞争的资格。俞渝希望的小而美,在已充分竞争、寡头已现的电商江湖,能固守吗?

 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李国庆说他最痛心的不是利益,而是失去了当当这个平台。

  当被问及是否还想再回当当时,他稍稍沉默,随后摇头。他自信早晚读书能在三五年赶超当当。

  在填写自己2022年最大的希望时,李国庆坚定写下——去当当的股东身份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陈悠然 SF104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